首页 女友彩彩 下章
第04章
 彩彩的下身还是很紧,我使尽了手指的劲,仍然只是扩到最小的一格,也就是道口扩张到2厘米,里边扩张到3厘米。

 然后,换Y来。他的劲比我大点,也可能彩彩不是他的女朋友,他不用怜香惜玉。他给扩到了中间的那格,即道口3厘米,里边扩到5厘米。

 Y说:“你女友的道怎么这么紧?道扩张器是按照女生理的特点而设计的,扩到最大也没有关系,怎么就按不动了呢?这样看的视角会小些。”于是,我的手着按板,他的手按着我的手,我们一起使劲,好像听见“啪塔”一声,一下子把道扩张器扩到最大,即道口扩大到了直径5厘米,鸭嘴片的里边扩到了直径7厘米!

 与此同时,彩彩的‮腿双‬猛地一合,也吓了我一跳。不过,根据茶的配方比例,她应该能深度睡眠五个小时以上,现在才只过了一个多小时。

 可能是她感到痛,道第一次被扩张到那么大,幸亏她已经高两次了,下身非常润。她道口的黏膜被撑开得紧紧的,好像稍微一碰就要裂开似的。

 唉,一个月前,她还是‮女处‬呢!昨天做时,她的道还紧箍得我的茎发痛,想不到今天竟能被撑这么开。原来MM道的弹这么大,难怪孩子也能生出来呢!

 (事后我们有点后怕,怕她被痛醒,但当时头脑发热,全身觉得很刺,没有想这么多,只想扩大些。)然后,Y用一个冷光式的小电筒照着道内部,他先看,然后我再看。我发现彩彩道内部的褶皱非常多,已经有许多被撑得很开了;子颈是圆形的,中间有个小圆孔,子颈一直在颤抖,好像快高的样子。

 我左手打着手电筒,右手将震动的小震蛋贴在彩彩的蒂上,果然,不到两分钟,她又高了。

 在她高时,只见她的小腹很使劲,被撑开的道从两边使劲地夹紧了扩张器;呼吸急促,子颈快速前后移动,从子颈中的小圆孔内出高

 体的力很强,由于扩张器把道扩大得很阔,有个别爱甚至从扩张器中间的圆孔里直接道口外边,而不是出。

 然后,我又让Y看这种景像,看得他非常激动,我也觉得非常刺,尤其是与狼友一起观察彩彩的生理反应。

 Y接着又拿来了一细长的按摩,按摩是中空的,他把按摩伸进道内,将头部直接进彩彩的子颈内的圆孔里,然后他打开电源,按摩也开始震动起来。从子颈的圆孔里出来的高,通过按摩的中空管道被接到了外边,用一个碗盛着。

 然后我上网,向网友“晃啊晃”叙述正在发生的情况。

 因为彩彩的咪咪比较小,无法,Y只好在我女友身边抚摸她,一边打手,最后把到了彩彩的房上。

 这期间,因为我比较困,趴在上睡了一小会。Y可是舍不得睡觉,他一直在摸着彩彩、搂着彩彩、亲着彩彩,除了不能动真格的,他向彩彩做尽了所有最亲密的动作。不过我告诉过他,不能使劲,以免第二天早上彩彩醒来有所警觉。

 我大约是三点左右睡了一小会,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醒来,发现Y还在彩彩的蒂。从按摩中空的管道里边接到的彩彩的高,已有半碗了。

 由于茶的药效只有五个小时左右的深度睡眠时间,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赶快收拾东西。Y把彩彩的夹取下来,高效能的南服电池,质量就是好,还在震动着。

 然后是取下按摩,我发现子颈中的小圈孔被扩大了一些,子颈还在颤动着,不过已经没有高出来了(估计完了)。

 接着,我们把道扩张器的鸭嘴部份合起来,然后出来。可能是时间太长的原因,彩彩的道竟然合不到一块了,仍然是大张着,毕竟已扩张了有近五个小时啊!

 然后,我们替她做全身的清洁工作,将到她房上的擦干净,穿好她的睡衣。折腾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终于收拾好。

 此时,已经五点多一点了,我叫Y回家去,临走前,Y把那半碗高给喝了。他说永远也忘不了彩彩的身体,和这碗水的味道。

 Y走后,我躺在彩彩旁边,用手隔着睡衣摸她的部,发现她的尖还是在着,摸她的下身,发现道口虽然没有刚才张那么大了,但还是微张着。

 由于我很累,也很快睡着了。

 …

 早晨,彩彩睡到八点多才醒。她说下身痛,问我是不是摸过她了?她知道我经常趁她睡着后,用手指头进去摸她。我说:“是的。”她说她好像例假快来了,小腹酸痛、子酸痛,好像是痛经的感觉。

 我问她怎么知道?她说以前她曾有过痛经,就是这样的感觉。经血本来从子出来,但如果出不来,子和子颈都会不舒服。

 我问她:“现在呢?”她说子很累,子颈很酸,小腹里边酸痛,道壁也酸痛,道口痛,她估计是例假快来了。

 然后她起,走路时是用手捂着小腹慢慢走的。哎,她的下身真是累坏了!

 出门,我扶她下楼时,正好碰上Y也下楼,见她捂着小腹,Y问她怎么了?

 她说:“没事,肚子痛,没事的。”

 Y立刻凑过来说:“我来扶你吧!”彩彩立刻躲开说:“不用了,有我老公呢,谢谢啊!”彩彩还是不习惯有人碰她(我之外的人),包括牵手,更何况是扶呢!

 Y听彩彩说不用他扶,于是就从我们身边过去了,还对我和她地笑。

 外篇:

 彩彩记——我的尴尬经历

 本来想用第三人称写,因为这些糗事实在是太糗了。不过彩彩一向是诚实的好孩子,何况那些事情已过去这么多年了,大家不会笑我的吧…于是,还是用第一人称了。

 (一)

 估计住过集体宿舍的女孩子都有这种体会,就是屋里姐妹们的MC时间会互相影响,后来才知道是有科学道理的,什么人体磁场影响什么的。我们宿舍最夸张的一次是某次体育课五个人都由于MC申请间习(不用做剧烈运动,可以稍微自由活动甚至休息)。由于这种集体生活,造成的尴尬事就有两起比较大的。

 恋爱以后,跟男友去他姑姑家里作客。表弟在玩《传奇》,男友让他休息一下,然后抢了他的电脑玩《破天一剑》,我在一边看,然后问一些弱智的问题。

 后来他跟同一帮派的人下到什么地下多少层,然后每下一层,怪物都是不同的,他也不打,就引着怪物们跑。

 到有一层,那些怪物是没有身子的红色的鬼头,他引了一群开始跑,我就问他:“这些鬼头厉害么?你能打过么?怎么不跟你帮里的人一起打死它们呢?”男友说:“好玩,就引它们玩。”怪物越来越多,我说:“哎呀!这么多鬼头,你要死啦,一会追上你鬼头就咬死你!”男友翻脸了,说:“什么呢啊,快闭嘴吧!”我还纳闷呢,看他表弟笑着出去了,才顿悟到,他们方言“鬼头”的发音接近XX,哭死…(二)考英语四级前,本来算得MC也是没问题的,结果‮试考‬中,阅读理解刚开始做的时候吧,就感觉不妙。哎哟!那个痛苦啊,身体上没什么,精神上可是受了摧残了。

 题都做完了,还有十多分钟才‮试考‬结束,提前走吧,众目睽睽出不了门;继续坐着吧,就得什么什么成河了…终于结束了,了卷子,同宿舍的小悦过来说题目如何如何,我是一句都没听清,脑子里飞速想着怎么走出去,什么时候走。小悦看我神情不对,我立马低声音跟她说:“麻烦了。”她会意地走出教室,观察了一下,又跑回来说人不是很多。

 在小悦护送下(走前从垃圾筐拣了废报纸擦了座位),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了WC。遇到人先借条卫生巾,好在裙子是纱的,用清水冲一下血迹就去掉了,留的印记比较浅,有裙子底衬着看不出来。

 总算过关了…

 (三)

 四级‮试考‬时穿的那条纱裙后来我再也没穿过,原因是遇到了这样一件事。

 周末是我们宿舍的集体洗澡,我就穿了这条裙子去的澡堂。洗完回来,想起周末我们班男生跟二班有篮球赛,于是我们几个就从篮球场那边绕道回宿舍,顺便去瞧瞧。

 人不少,两班的帅哥比得还烈。我们在球场旁边看了好久,还鼓掌呐喊“加油”什么的,除了有人老看我们外,没什么异常。

 回了宿舍,走到楼梯口,大姐突然说:“啊呀!彩啊,你的裙子拉链怎么拉开啦?”我用手一摸——这条裙子是侧开口的,从部到腋下一条拉链——大开着!呜呜呜…如果挥动手臂的话,连XX的带都能看到…(四)本来我的MC周期是28天左右,也就是每个月的日子比前一个月会提前两天,后来受同宿舍JMS的影响成了30-32天了,这样就是每月都拖后了。

 XX年暑假,在老家呆了一个月,到了开学前夕。逛街一天,FB了N多东西,最中意的是一条白色的牛仔。次上了长途车,很臭美的穿了这条白牛仔,当时还推算了MC的日子,觉得应该是晚两天的,也没考虑自己在家这么久会不会日子有变化。为了安全期间,还是用了一片护垫。

 结果,了不得了,车开了一个半小时后就感觉麻烦来了。我一直安慰自己:

 有护垫呢,量少应该不会穿帮。越希望少,就越如黄河决堤,一分钟如一小时那般的长。半小时后就觉得底下黏黏的,哭死~~中间在高速路的一个站上停下休息,我拉住身边的一个姐姐说了我的麻烦,让她陪我去WC。她同情地跟在我身后,尽量挡着我的,还问我带没带卫生巾。

 换了条短裙,把染污了的衣物包在黑塑料袋里(幸亏带得齐全),然后跟着姐姐上了车。回原位,发现座位上暗红一片,然后装作没事的样子,铺了个塑料袋,坐下,没敢琢磨邻座的大叔什么感想…注:以上是女友彩彩写的,只是我贴出来,算是外篇吧!也让大家知道MM的心里想法,也免得大家说我更新得太慢,先让大家看看以上的解解渴。  m.YOuMuXs.cOm
上章 女友彩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