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
第二章母子恩爱会十年
 转眼之间,到了公元一九四八年,我也十八岁了,完全懂得了男女之事,所剩的只是实践了。现在再用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家中的女人,才发现家中全是大美人,一个个千娇百媚,各具风采:

 妈妈和姨妈都还不到四十岁,姨妈三十七,妈妈三十六,都是光四,风韵人,倾城的容颜,高的酥,细细的柳,白的肌肤,每一寸身体都散发着人的透了的女的气息。

 大姐翠萍,大我一岁,是典型的柔顺、乖巧的好女孩,生最温柔,情最贤惠,是个标准的古典美人;二姐萍,只大我两个月,多愁善感,也很温柔体贴,脾气也好,斯文娴静;小妹丽萍,小我一岁,个性倔强,生开朗,敢做敢当,但心底里却温柔善良,属外刚内柔型。

 姐妹三个虽然个性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每个人都长得天姿国,高贵圣洁,对外是“若桃李,冷若冰霜”,对我却温柔体贴,百般迁就,万般照顾。

 另外,家中的丫头、女仆,一个个也都是中上之姿,特别是我的丫鬟小莺,更是个美人坯子,也早已到了含苞怒放的花季。

 但是,家中美女一大群,我却一直是‮男处‬之身,并没随便找个像小莺这样的小丫鬟来平息心中愈来愈烈的青春火因为家中的丫鬟全是买来的,而不是像女仆女佣那样是雇来的,这些丫头算是我们的私有品,可以随意处置,包括她们的身体,也就是说,就算是干了她们也是合法的,她们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不为别的,只为我和母亲的十年之约。自从八岁的那个晚上,我便爱上了我的亲生妈妈,梦想着有朝一能与母亲共尝那灵之爱,共浴爱河。

 终于,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妈妈让我了却了心愿。

 那天晚上,我从妈妈的房间门口经过,听到里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呻声,难道妈妈不舒服?因为家中没有男仆,又规定不经召唤,下人是不准进主人的房间,所以家中的屋门一般都不上锁,因此我一推门,一边喊着:“妈,您不舒服吗?”一边就闯进去了,一进去就一下子惊呆了,看到了难以置信的场面:

 妈妈地半躺在上,如同一尊白玉美人。她的身材根本不像三十六岁的女人,而是线条优美,凸凹分明,浑身肌肤洁白光滑;她的上身,雪白得像一个雪团,前一对又高又,竟然还像少女一样,从到晕全是粉红色的,与雪白的肌肤相衬,美极了,也人极了,无一点瑕疵可寻;细细的柳,平滑的小腹,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再看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一大片乌黑的,衬托着那丰的,显得更加美丽,更加人。

 妈正用手在她那人的上忙活着,了许多。正在这时我进来了,妈又羞又急,整个人呆在上,脸红得像六月的晚霞,一直烧到了脖子上,右手中指还留在自己的中,不知如何是好。

 我也怔住了,喃喃地说:“妈,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能帮上忙吗?让我给您好吗?”

 妈听了我的话,神色安定下来,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嫣然一笑,说:“你太能帮上忙了,这个忙妈不让你帮让谁帮?!”同时从中出了手指,指着自己的说:“这里不舒服,快来帮妈。”

 我一听,正中下怀,忙将手按在了我朝思暮想的地方,刚一接触妈的,妈就娇嗯一声,娇躯起了一阵轻微的颤动,粉面生,双颊飞红,一双媚眼似渴求什么,又似在鼓励我,望着我一眨也不眨,那模样真叫勾魂摄魄!

 随着那声娇嗯,妈的美微微一颤,两条也分开伸直,我注视着妈的玉户:浓深处,芳草如菌,长满了妈那丰的。我小心地分开遮掩在桃源口的芳草,然后轻轻地掰开两片肥厚的大,但见红微张,桃瓣绽,两张壁微微张合,正中间的那粒肥蒂,颜色红,鲜滴,还在微微颤动着。

 奇景当前,把我刺得兴奋不己,将手指伸进了那人的中,、捏、按、摩,忙个不停,妈被我弄得不住地呻着,中泛滥,从她的口中徐徐沁出的弄得我手上、黏滑滑的。

 “好儿子,好宝贝儿…不要再用手了,妈受不了了…你用嘴给妈好吗?”妈妈哀求着。

 “好吧,为了妈,干什么都行,我的好妈妈!”

 妈妈将‮腿双‬尽量大张,使她那茸茸的暴无遗,把我的头按在她的上,我伸出舌头,先开始她的,又、又吻、又、又咬,把妈痛快得美目半睁半闭,朱似张非张,浑身火热颤抖,娇躯微微扭曲,从口鼻中发出痛快的呻声:“啊…哦…好儿子…好啊…别光…”

 于是我就用手拨开妈的两片,翻了开来,出那条红通通的像滴牡丹一样丽的,里面正汩汩地出水儿来,蒂像一粒红珍珠似的立在正中。

 “妈,您这里面有两个儿,让我哪个呢?”我故意问道。

 “傻小子,妈不是给你讲过吗?难道你都忘了吗?上面那个口那么小,能进你的那东西吗?那是道口,不要,可能会呢。下面的那个大点的,才是口,那才是正地方呢!”

 “这个大的也这么小呀,能容得下我的大吗?”我故意逗妈。

 “容不下就不容!谁说过要容你的大了?你这个臭小子,就会调戏你亲娘!逗得妈难过死了,你还有闲心说笑,等会儿你发急时,可不要说妈不给你面子。”妈使出了杀手谏。

 “妈,我是和您闹着玩儿的,您不要当真嘛!宝贝儿不敢了,好妈妈,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慌了。

 “那好,还不快点?!别再逗妈了,妈受不了了。”

 我不敢再多说,赶紧把舌头伸长,挤进妈的,四面起来。

 妈这一下被我弄得死,浑身酥软,身子不停地扭摆,口中呻不已:“嗯…好儿子…好舒服…往里面点…对,就是那里…用力一点…美死了…妈整整十五年没有过了…啊…啊…要了…啊…啊…好了…快活死了…”

 一股泉似的,一下子涌了出来,全进了我嘴里,我一口一口全了下去,腥腥的,咸咸的,如琼浆玉一般,十分好喝。

 “我好久都没有这样舒服过了,从你爸爸死后,十五年来妈从来没有这么过,谢谢你,好儿子。”妈足地说着。

 “妈,您舒服了,我这里却更难受了。”我指着那把裆撑得半天高的玩意儿对妈说。自从进门看到妈的,它就开始硬了,我又在妈妈身上玩了半天,更是得难受死了。

 “呵,好小子,你长大了,它也长大了,得这么高,你放心,妈会让你舒服的。妈没忘咱们的十年之约,今天就是想起十年之约已经满了,才挑起了我的,我又不好意思先说,又憋得难受,就只好自己解决了。唉!这十年可真把我等得难受死了,本来妈还能熬得住,一有了那个十年之约,弄得妈一想起来就要起,真难过死了,终于等到了却心愿的时候了,今天妈就全给你,就算是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来,把衣服下来。”妈柔声说道。

 “谢谢妈的生日礼物,人们常说“儿生母受苦”,今天,我更应该送给妈妈一份礼物的,我就把我这送给你吧,喜欢吗?”

 “太喜欢了,这是妈收到的最好最珍贵的礼物,那就快点吧,快点让妈看看你给妈的礼物。不要多说了,来,妈帮你。”

 我的衣服被我们两人齐心协力地了个光,子刚下来,那大就跳了出来,似怒马,如饿龙,威风凛凛地昂然立着,部丛生着乌黑发亮的,布满了我的部和小腹,又又长的粉红色的茎体,又圆又大的赤红色的,看上去人极了。

 妈妈一见就大吃一惊,一把抓住,仔细检查:“你的长得怎么这么大?

 还这么硬,太好了。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我预言你这东西长大会比别人壮观得多?现在灵验了吧!因为你一生下来,这玩意儿就不同寻常,和一般婴儿的大不一样,这就是遗传,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儿,一定能和你爸爸的一样,长成个大号的,谁知比他的还还长还大,竟然是个特大号的。”

 妈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握着量了量,然后惊喜地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别的男人的,只是当年你爸爸的才让我的两手替握三下。他告诉我,他的东西在男人当中已经算是难得一见、万里挑一的大家伙儿,现在你的这东西竟让我握三下后还出整个大,足有七寸多长,还这么,一手都围不拢,这不是成了男人当中的王了吗?真太壮了!”妈用手握住我的捋上捋下地滑动,爱不释手。

 经过这一阵子的滑动,把我的弄得青筋怒涨,全发热,硕大的又大了许多,边沿高高地绷了起来。

 “它更大了!宝贝儿,你看,这下不有了八寸长了吗?!真太好了!”她更加惊喜激动。

 “妈,得更难受了。”

 “急什么呀,妈会让你难受吗?来,让妈也帮你。”

 说着,妈让我上躺好,她伏下身去,伸出柔软的香舌,先我的部、蛋囊,然后是茎体、,去,最后,妈妈张开樱桃小口,将我的了进去。我的太大了,而妈的小嘴儿也太小了,只能含住我的大,也憋得妈满口发

 妈含着我的大,不停地用力弄,柔软的舌尖顶着中间的小眼儿,尽情动着,一双玉手在在外面的上滑动,我的大感到温暖滑润,舒服异常,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袭上我的神经。

 “啊…啊…妈呀…好舒服…我要了…啊…”我下意识地抱紧妈的头,股快速地用力向上动起来,妈也加快了

 一阵搐后,我了,浓热的一大股一大股地进了妈的口中,这就是我的‮男处‬之啊!妈“咕噜咕噜”地了下去,连三大口才全下,并且继续着我的,让它不会萎缩。我的保持着坚不倒。

 “真太好吃了,真多真过瘾!你过女人吗?”妈娇声问道。

 “没有,自从我们订约之后,我就发誓一定要把第一次献给妈,还要让您教着我干。刚才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现在我才知道后的感觉原来是这样舒服,真好!妈,您可要好好地教我呀!”

 “好儿子,这么说妈刚才吃的是你的童男之?那可是医书上有确切记载的滋壮身的绝佳补品呀!好孩子,对妈真好!妈一定好好教你,妈也是从订约以后就发誓只让你一个人干,有了也都是强忍着,偶尔有时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也只是像刚才那样自我发过两三次,就这样苦苦地等着你长大。”

 妈抱住我的头,温柔地腻声说着,又把那红润的樱盖在我的上,轻轻地亲吻着,并把那柔软的香舌伸进我的口中,让我尽情着。这一吻,让我感到精神恍惚,飘飘仙。

 “妈,这就是接吻吗?滋味真美,儿子还是第一次尝到。”

 “好儿子,连初吻都献给了妈,你对妈真是太好了!”妈高兴地抱紧了我,与我继续接吻,一双在我去,同时,两条大腿也一伸一缩地碰着我的,刺得我快要疯了。

 “妈,儿子想…”我吐吐。

 “想什么?尽管说!”妈知道我在想什么,故意逗我。

 “我想,我想…”我羞于启口,灵机一动,说:“我想完成我们的十年之约!”

 “完成十年之约?那是什么意思?怎么完成?妈怎么听不懂呀?”妈还是不放过我,继续和我开玩笑。

 “我想…我想…”我还是难以出口。

 “到底想什么呀?妈的好儿子,你就大胆地说吧,妈是不会怪你、笑你的,妈想听你亲口说出来,妈等了这么多年,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妈柔声导。

 “我想您!”我终于再也忍无可忍,说出了难以出口的心里话:“妈,您的亲儿子想您,您的亲儿子想和您。好妈妈,您别再逗儿子了,我的好妈妈!就快点让儿子您的吧!您再不让我,我就要发疯了!”

 “好了,妈也不逗你了,上来你的亲妈吧!妈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不过可要轻点,你这孩子的东西太大了,妈怕一下子受不了。”

 妈说着躺了下去,我伏到妈的身上,起下面的大,在妈的大腿胡顶撞,可就是找不到桃源口,急得我满头大汗。妈见我找不到眼儿,就娇笑着,左手分开了她那人的花瓣,右手握着我的,带到她的桃源口,下身极富技巧地动了两下,两片桃瓣已经夹住了我的,然后腾出右手来,在我的股上一拍,媚声道:“进你的发源地去吧!”

 妈话音未落,我股一,一顶,大的已滑进妈那娇人的玉中。妈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眯着眼,有气无力地娇嗯了一声,显出十足的舒服劲:“啊,真好!宝贝儿子,妈已经十五年没有来过这事了,你可要轻点啊!”

 我知道妈荒芜已久,经不起暴风骤雨般的摧残,就仅仅鼓动,在她中拨弄、摩擦,不停不休。妈娇着,微哼着,低低地乞求着,人地昵喃着:“好孩子…妈难过死了,别再逗妈了…快点进来吧!”

 妈的娇、媚、羞、急、人、惑、暗示、乞求,使我再也把持不住了,用力一顶,只听“噗嗤”一声,妈也随着“啊”的一声惊呼,我的坚硬的硕大尽而没,大的一下子顶在妈的花心深处。

 妈一阵痉挛,那双美丽的大眼中出了晶莹的泪水,像经不起我这凶猛的侵袭,面色惨白,令我油然而生一股怜惜之情,我紧紧地搂住她,热烈地吻着她:“妈,对不起,我太鲁莽了,我忘了妈会痛的。”

 “傻孩子,妈被你整惨了,小好像被你戳裂了。”妈颤声说道。

 我一听,忙抬起上身,向我们两人具结合的地方看去,只见妈那娇的花瓣被撑得向两边裂开,人的小口也被得鼓鼓的,紧紧地箍着我的

 “妈,对不起,您教教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先轻轻送,慢慢摩擦,再吻我,摸我。”

 我依计而行,下面在轻轻地送摩擦,上面吻着她的柔着她的香舌,中间抚着她的丰,尖尖的被得坚硬而立起来。我曲指捏,忽轻忽重,不忍释手。

 “嗯…嗯…仲平…宝贝儿…好儿子…”

 妈娇的被得通红,颤巍巍地晃动着,我凑上去,一口咬住那葡萄粒似的,轻轻地用舌尖顶住在牙齿上动,时不时地猛一口,妈又一痉挛,浑身轻抖。

 “噢,宝贝儿,妈快被你碎了,小时候吃还没吃够啊?”

 “妈,您的真美呀!小时候我怎么没有发现?”我一边轻慢送,一边抚摸亲吻着妈的,一边情话戏语不断,一齐挑逗着妈的。妈渐渐地扭动柳,摆动,配合我的动作,合凑送。

 妈妈已经获得美妙的快边透出甜笑:“这才是妈的好孩子,乖乖地听话,别再胡冲撞了,妈老了,经不起你的折腾了,你这孩子的东西也太大了,进去得满满的,一下子顶进妈的子一大截,妈哪曾尝过这种滋味!”妈说着,还娇媚地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

 “我当年从您这里出去,现在再进去“朝祖”,当然不能放过子这个发源地呀!也真奇怪,当初我整个人都从您这里出来了,现在我身上最小的一件东西都进不去。”

 “去你的,少吃妈的豆腐。”妈满面红云,不胜娇羞:“你那东西是你身上最小的东西吗?那是你身上最伟大的东西!”

 我俩谈着、吻着、抚摸着、送着…情话绵绵,灵犀相通,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恩爱夫,你贪我恋,翻云覆雨,两情相融,灵一体,直至死的境地。

 “妈,这样斯斯文文的不够刺,怎么办?”

 妈白了我一眼,说道:“放牛拔草的野孩子,一点也不懂得情调,那你就用力好了。”

 妈那妩媚的神态,更起了我的心火,增加了我的热情和活力,疯狂地送起来。

 “妈,您也动嘛,现在我们是夫,不是母子在闲谈。”

 “小鬼,学那么坏!调戏起亲妈来没完没了,句句都让妈脸红!让我说,我们是母子就是母子,我们母子俩就是要!”

 妈说完就两颊飞红,星目微合,渐渐地摆动起来。妈不是个不解风情的小姑娘,而是对技巧和知识有丰富经验的半老徐娘,她懂得如何引发刺,如何掀起,使得到升华,这种第间的技巧与艺术,可不是一般女所能比拟的。

 妈转动,送、闪合、翻腾、扭摆,我反而没有用武之地了。她的里软绵绵的,暖洋洋的,吐,收缩,颤动,一一吐,一紧一松,不停地刺着我的,偌大的已经处于被动的地位,被妈那一阵阵的汹涌地侵袭着。

 “小鬼,怎么不动了?”妈笑问我。

 “我正在享受妈的里面的美妙的滋味。”

 “什么滋味?”

 “绝妙无穷,难以言传!”

 “好儿子,尽情地享受吧,妈已经十五年都没用过了,今天就全给你了。还有,你要是感到快时,就告诉妈。”

 妈使出浑身解数,加紧了运动,一进吐出,使得我的像是被牙齿咬着似的。接着,妈的整个壁都活动了,一紧一松的自然收缩着,我浑身麻酥酥的,似万蚁钻动,热血沸腾,如升云端,飘飘仙。

 “妈…好舒服…我要了…”

 妈立刻停了下来,壁一松,股向后一缩,将我的大从她的中撤了出来,伸手用力捏着部,止住我的

 “太美了妈,您那里面怎么会动呢?是向人学的还是天生如此?”

 “…”妈娇笑不答。

 “为什么不说呀?好妈妈,快告诉我!”

 “傻孩子,这是能学的吗?跟谁学去?天生妈就是这样的!”

 “那别的女人会吗?”

 “绝大多数都不会,不过各有各的好处,有的水多,有的紧,有的多,有的外紧内松,有的外松内紧,有的…总之,各有各的风,你以后就会明白了。现在你先来自己弄吧,尝尝“运动”后身的滋味,别弄到最后,妈的也让你了,还让你说俏话,说没让你自己弄,你没有过瘾。”

 妈说完,就跷起‮腿双‬搭在我肩上,了上来,我用手抬着妈的,壮的,再度横冲直撞,发挥雄风。

 “啊!好孩子…太舒服了…你真会亲妈…”

 “啊…啊…好儿子…妈不行了…停停吧…饶了妈吧…你要死你的亲妈了…妈怕你了…你真要把妈弄上天了…”

 妈妈声声讨饶,一次次的,只有气的份儿。我出胜利的笑容,再也控制不住,一股热如岩浆爆发,汹涌而出,滋润了妈那久枯的花心,一时间天地泰,调和。

 妈美丽的脸上足的媚笑,我瘫软地伏在妈的‮体玉‬上,她舒展玉臂,紧紧地搂着我,抚着我的背,吻着我的,慈祥、和蔼、娇、妩媚,风情万种,仪态万千。我痴痴地望着这位身为我亲生母亲而又对我投怀送抱奉献的绝世佳人,不引起了无限的遐思绮念:

 “妈,儿子等了十年了,自从和您定下十年之约后,我就等着这一天了,特别是等到儿子我真正懂得了男女之事以后,魂里梦里想的都是您,整天想着什么时候能和妈妈巫山,共赴瑶台。说句不怕您生气的实话,这几年来如果哪一天您打扮的漂亮些,那这一天我肯定在躲您,因为我不敢多看您,一看见您那漂亮的模样我的不由自主就要起,得难受死了,心中就有一种强烈的想的愿望,要难受好半天。这些年真把我等得急死了,其实我十五岁时就这么大了,那时就能了,又让我多等了三年,今天终于完了心愿,我心里真是太高兴了。”

 “傻儿子,那你怎么不来找妈呢?这些年你没有跟着妈睡,妈怎么知道你的已经长这么大了?如果你早点来向妈提出要求,妈检查检查你的身体,知道你的早就这么大了,妈早就让你了!何必局限于那个十年之约呢?妈何尝不是想得厉害呢?你还只不过是这几年懂得了男女之事以后,才想得特别厉害,小时候你懂得什么?又会想些什么?可妈就不一样了,自从和你定下约会后,就没有一天不在想着了,比你想得苦多了。”

 “妈,您想得那么苦,今天儿子终于让您等到了,不是吗?”

 “是的,我们终于完了这十年之约的心愿。”

 “我们这是“十年之约一完”,对不对?”我这是一语双关“一完”

 中的“”字,既是“一、一天”的“”字,也就是“十年之约终于有一天能完愿”的意思;又是“”的“”字,也就是“十年之约今天一、一次才算完愿”的意思。

 妈妈也听出了我话中的意思,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笑着说:“对,我们这十年之约,今天让你一我,总算完了心愿。你这孩子,花花肠子真多,还给妈玩“一语双关”呢!”

 “妈,儿子心眼再多,也多不过妈妈,对了,妈,儿子干得还可以吧?您还舒服吧?够不够补偿您这十年来的相思之苦?”

 妈摸着我的大说:“是的,今天妈终于等到了,终于等到了儿子用这大来安慰我,我的好儿子干得太好了太了,妈舒服极了。说实话,你今天弄得妈美得都要上天了,简直要把妈美死了!你真!真是妈的好儿子!第一次干女人就这么厉害,以后有了经验就更了不得了,说不定真的会把妈弄死在你这大下!不过,说到补偿我这几年来的相思之苦,那差得可太多了,你以为干这么一次妈就会足了?不,不但不足,反而因为你让妈尝到了甜头,妈会想得更厉害,你要是以为和妈干这一次就够了,以后不再理妈了,那就把妈害苦了!”

 “妈,您放心,我怎么会不理您呢?我怎么舍得?我是那么的爱您,以后就是您不让我,我也会想方设法来您,怎么会不理您?我不会害苦您的,我会天天陪着您的。”

 “真的吗?我不让你,你就“想方设法”来我?你能想什么方、设什么法?难道你要强我吗?我要你天天陪着我干什么?让你天天我吗?你这臭小子,净想美事!”

 妈真有点蛮不讲理,既想让我多和她“干”,又要取笑我,说我净想美事,真让我哭笑不得,不过,谁让她是我妈呢?我只有提“抗议”的资格:

 “妈,您讲不讲理呀?是您说“不足”,还说怕我“只您这一次就不再理你”,那意思不是说要让我多您吗?现在反过来还说我“想强您”、“想天天您”、“净想美事”,您到底让儿子怎么办?”

 “傻儿子,妈是逗你玩呢,你怎么当真了?妈算怕你了,这么不经逗。好了好了,妈认错,对不起,行了吧?妈承认,妈是想多和你玩,想多让你我,行了吧?”妈温柔地吻着我,那红粉脸,那妙目媚眼,真的是妙不胜言、无处不美!

 “妈,您真美!”

 “傻孩子,妈老了,不能和年轻时候比了,妈已经是韶华已逝了,已经是个老太婆了,妈想你会嫌我老了。”

 “这么美丽的小老太婆,我愿意永远伏在您怀里!”

 “淘气的孩子,就怕你以后会被太多的又年轻又漂亮的女孩住,到那时,你就会忘了妈的。”

 “妈,您老人家放心吧,您是这么美丽,又是这么爱我,我怎么能忘了您?

 我怎么忍心不爱您?何况您是我的亲生母亲,还心甘情愿、不顾一切地和我干这种事,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永远是神圣的,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您永远是我的最爱,永远是我的第一爱人!能和您作爱是我的最好享受!“

 “好孩子,这妈就放心了!不过,你刚才说“您老人家”,难道我真的很老了吗?”

 “妈,您不老,在儿子我的心目中,您永远是年轻、漂亮、美丽、多情、温柔、慈祥…”

 “好了好了,别再给妈带高帽了,妈没你说的那么好!既然妈不老,那你以后就不要“您”、“您”地称呼我,说“你”就行!”

 “那怎么行,您是我的母亲,我应该尊敬您,应该尊称“您””

 “怎么不行?现在我们有了这种事,两人之间又多了一层关系,我既是你的母亲,又是你的子、爱人、情人。我是你母亲,你应该给我叫妈;我是你的子、爱人、情人,你也应该对我直呼“你”,对不对?要不然你就不要再和妈好了,在干那种事的时候我们不是平等的吗?好了,不要再说了,不然妈就要生气了!”

 “那好吧,我听妈“你”的话。”我故意加重了“你”字的音,以示改正。

 妈高兴地吻了我一下,说:“这才是我的乖儿子、好爱人呢!别人要是知道我们的事,我就没法活了,他们会说我们母子,法理不容,哼,我才不这样想呢!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干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何况你当年就是从我这中出来的,你本身整个人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那么你身上的这柱,不就也是我身上的吗?!那么“我自己身上的”再进入我自己的,有什么不可以的?!你整个人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你就是我的一部份,你就是我的化身,你就是我,我们两个人,本来就是一体,我们现在这样,只不过是分别了十八年后“破镜重圆”,有什么不对的?再说,为什么儿子能整天吃妈妈的,而不能干妈妈的?要知道,和同是女人身上的器管,只不过儿子吃是用嘴妈的,而是用妈的,对不对?”

 “妈,你说的太对了!以后我会随时向你要的,妈!”

 “放心吧!妈也想要,以后你不管什么时候想玩,妈一定豁出命来奉陪!不过,你可不能在外面到处玩,万一染上病就难办了,我们就不能享受这人世间最大的快乐了。”

 我们相视而笑,又甜蜜地拥吻着、爱抚着、交谈着、调笑着,直至进入幸福的梦乡…  M.yOUmUxs.cOm
上章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