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
第十三章初到舅家有艳遇
 我和姑姐又温存了一会,妈进来喊我起,因为今天我要去舅妈家探亲。妈妈一进来看到姑姐在我房中,就笑道:“怎么,妹子,你就这么忍不住呀,都快要生了,还敢和他来吗?不怕他那大家伙把你弄得产吗?”

 “嫂子,你就别取笑我了,这只能怪你生下这么惹人爱的儿子,不光我爱他爱得要死,就连他亲妈不也爱他爱的不得了,面上了他的吗?”姑姐柔声细语反而取笑起妈妈来。

 “是呀,我们都爱他,他是我的亲儿子,我是最爱他的,你爱他我高兴还来不及,嫂子不是取笑你,是真的关心你,你没有生孩子经验,不知道这其中的危险:产前一个月是绝对不能行房的,何况他有一那么长的大,进去肯定碰着子,那还不要了你肚里孩子的命吗?这是你丈夫留下来的遗腹子,你舍得吗?”

 妈妈真的关心姑姐,怕她有什么意外,又转而骂我里“你就那么没良心,想要你姑姐的命吗?她是那么爱你!你要是想玩,家里这么多女人,还不能足你吗?昨晚上不是让你去里翠萍、萍、丽萍她们玩吗?三个人都没让你过瘾?又来弄你姑姐,你就那么大的瘾?不为你姑姐着想,也为她肚里的孩子着想,你怎么这么没心肝呀?”妈妈不由分说,对我大发雷霆。

 “嫂子,你错怪宝贝儿了,是我来这儿等他的,而且,我们也没有怎么厉害地弄,他也知道爱惜我,只把进一点儿,小心翼翼地玩了一次,最后还是…”说到这儿,姑姐有点不好意思,吐吐的里

 妈妈说:“嗨,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快告诉嫂子最后怎么样?”

 姑姐红着脸儿说:“嗯…我说了你可不要笑我,最后还是我用嘴帮他的…”

 “这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他的吃吃他的吗?他那玩意儿嫂子也没少,比你的多得多了…这就对了,应该知道点轻重,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的。怎么样,我这儿子在上的功夫怎么样?玩起来弄得你?他的吃起来味道十分鲜美吧?嫂子不是不让他和你玩,能多一个美女陪我儿子,我怎会不高兴?何况这美女是我的小姑子你呢?”

 “谢谢你嫂子,你真好。我真怕你会嫌弃我,怕我这个不祥的女人害了你儿子,不让我和他好。”

 “怎么会呢?我巴不得你和他上呢。以后你就不要回婆家了,就在这里住下去,这里就是你的家!那样你不就能和宝贝儿长相厮守了吗?”妈妈真心诚意里说。

 “真的?你和大嫂真的能让我在这里长住下去吗?不赶我这个已经出门的闰女吗?那就太谢谢你们了!”姑姐高兴极了。

 “这儿永远是你的家,咱们永远在一起,一起侍候这个小男人,好不好?好了,不要多说了,宝贝儿,你该走了,昨天已经给你舅妈那里捎过信了,别让她们等急了。”

 告别了一大群依依惜别的女人,我坐上豪华马车,向舅家出发,开始了我的新的征途。

 我家住在昆明的西市区,而舅妈她们住在昆明的东郊,在穿越整个昆明市区后,又走了一段路,颠簸了半天才到达了位于郊外的舅家的别墅——逸园。

 给我开门的是个徐娘半老的女佣陈妈,由于我是这里的常客,所以她也认得我,恭敬地问候着:“表少爷,您来了?一路辛苦了,快进来吧,太太们都等急了。”说着,殷勤地把我了进去。

 一进门,三个舅妈就围了上来,一个个都格外亲热。因为我是我家和舅家这两个家族唯一的苗,所以她们对我从小就非常喜爱,宠爱有加,待我非常好。

 大家嘘寒问暖、互相问候,她们问我妈妈,姨妈和姐妹们的近况,我一一说明,又代妈妈姨妈和姐妹们向她们问好,就这样了半天,已经到了晚饭时分,舅妈才说:“好了,宝贝儿赶了半天路,大概也累了,赶快开饭吧,早点吃了饭让他早点休息吧。”

 吃过丰盛的晚宴,舅妈说:“小杏,你带表少爷去休息吧,这些天还是和从前一样,你就专门伺候表少爷吧,我那儿就让陈妈伺候几天,你可要照顾好表少爷,要不然你可小心我处罚你。”

 我向三位舅妈道过晚安,就跟着小杏到了客房。

 小杏是服侍舅妈的贴身丫环,年近双十,是个妩媚娇俏的姑娘,平时总是现出两个酒窝笑面人,细眉弯弯,大眼乌黑,说话的声音悦耳动听,全身线条优美,也算得上是个小美人儿。

 我每年都要到舅妈这里问候、玩耍好多次,所以和这些下人们都还算互相稔,而这个小杏就更络了,因为她是舅妈的贴身丫环,每次舅妈都安排她充当我的临时丫环。我们两个因为年龄相若,又不是真正的主仆关系,所以,建立了很不错的友谊。她对我的照顾都很周到,我也总是在舅妈面前夸奖她,并给过她不少的好处,所以,她对我早已芳心暗许,多次在我面前暗示爱意,我因为那时和妈妈的十年之约心愿未完,没有心在她身上,对她的暗示装做不懂,可也没有明确的拒绝她。

 这次在路上我就打定了主意,要从小杏身上下手,因为她年轻漂亮,讨人喜爱,又对我早有爱意,一经挑逗,绝对到手;加上她是舅妈的贴身丫环,在这个家中处于一个十分有利的地位,如果把她弄到手,对我此行目的将是很方便的,至少可以帮我先把舅妈摆平,那么二舅妈、三舅妈就更好对付了。

 小杏把我的铺铺好,柔声说:“表少爷,一路上累坏了吧,赶快休息吧,今天晚上我就住在隔壁,您如需要什么就喊我一声。现在您要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出去了,您歇着吧。”

 小杏说完,对我抛了个媚眼,就要出去;我一把拉住了她,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手,一边对她说:“小杏,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就不想我吗?怎么不陪我说会儿话就要走?”

 这下子弄得她受宠若惊,喜出望外地说:“怎么不想?人家想死您了,可您这大少爷想不着我这下人,我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跑到您那里找您吧,何况我也不知道您家在哪儿,怎么去找?”

 “我也想你呀,好小杏,好妹妹。”我进一步讨好她。

 “谁是你的好妹妹呀?”小杏娇嗔着,可分明喜欢听到我的这种称呼,要不怎会喜形于?她接着说:“我想你那是牵肠挂肚,深入心髓的,你想我那是肤浅表面的,过一会就烟消云散了。”

 “怎么会呢?你这么讨人喜爱,我怎么会不想你呢?我每天都想你,特别是到了晚上,就更想你了。”我开始挑逗她。

 “你说什么呀,怎么到晚上就更想我?听不懂,大概又不是什么好话。”小杏撅着小嘴,白了我一眼,那神态又天真又可爱。

 “你怎么会听不懂?听不懂怎么知道不是好话?真的不知道吗?那本少爷就告诉你吧,每到晚上我一个人睡不着觉,那时就会想起你这个可爱的好姑娘。”

 “真的吗?谁相信!你到晚上还少得了漂亮的姑娘陪?那时会想起我这个丑丫头?”

 “你怎么知道有姑娘陪我睡觉?怎么陪呀?”

 “去你的,我怎么知道那些女人怎么陪你?”小杏羞红了脸。

 “要不要我告诉你呀?”

 “我才不听你和别的女人那些龌龊事。”她摀住了耳朵。

 我拉开了她的手说:“我骗你呢,我怎么会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事呢?要我也会找我的杏妹妹呀!”我这并不是骗她的,因为和我有过那种关系的女人真的不是别的里人,她们可是我最爱的人,是我的妈妈、姨妈和姐妹们,都是我的自己人。

 “羞羞羞,谁是你的杏妹妹呀?谁要和你做什么爱呀?”小杏伸出手指,刮着她自己的脸皮,羞着我。

 “和我做什么爱?就是做那种爱呀!难道你不会吗?”我的话越来越骨。

 “你说什么呀,我听都听不懂,当然不会呀!”小杏一脸茫然。

 “那我就告诉里吧,这么大的姑娘连这个都不懂,真可怜。”我拉着她的手坐在沿上,她也柔顺地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你说你不会,这个不用人教,到时候你自己就会了。至于你说不懂,那是没人对你说过这个词,我一说你就明白了,你可不能生气,就即是。”

 我干脆直截了当的说,看她怎么反应。

 “啐…去你的,真下,我不听了。”小杏娇羞地摀住了脸。

 “怎么下了?这是人间的乐事,哪一对夫不做这种事?你说他们都是下吗?告诉你,这不但不下,而是一件很高尚的事,只有这样人类才能延续。

 要是你的父母不做这事,怎么会有你?我们一样是因为父母才生下我们的。”

 我柔声细语地在她耳畔给她解释着,以去掉她的羞涩。

 “那也没有你说的那么难听,什么呀?真不要脸。”

 “你说什么?嘛!我怎么不要脸了?是你说你不懂我才给你讲的嘛。

 现在你还说你不会不说了?”

 “不会,还是不会,我又没有做过,怎么会会呢?”

 “真的吗?那么说,你都这么大了,还没有尝过那种美妙无比的个中滋味?

 真是可怜,真白活了这里多年,爹妈里给了你这俊俏的脸蛋、人的身体。你不知道,那种死、消魂蚀骨的快,真是人生最大的享受,你不知道里男人在女人身上时,男人是多么快乐,女人又是多么舒服…”为了引发她的好奇心,挑逗她的火,我开始大肆渲染那种男女的滋味。

 “骗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好呀?我怎么没听人说过有多好哩?”果然里她被我挑起了好奇心。

 “你知道什么呀,小丫头片子,没事我骗你干什么?这是人间最美妙的事,最快乐的事…”我滔滔不绝地开始给她讲男女之事,什么男人的有多长、进去有多美、女人在下面怎么呻、怎么、男女到了是什么情景…

 等等。

 “…我敢打赌,你要是尝过那种滋味,就…”

 “去里的,谁要尝那种滋味?存心占我的便宜。”她满面红云,口是心非地说,其实她的火已经被我挑逗起来了,心大动,心中已经想着那种美妙的事了,要不然我对她这么挑逗,要是不乐意听,怎么不一走了之呢?

 “你真的不想吗?我看你是不敢吧!”我使起了将法。

 这一招果然奏效,她半是被半是顺水推舟地张口就说:“谁说我不敢?”

 “那咱们就试试吧?!本少爷会让你得到天下第一的享受,到那时,你会美上天的,你就会相信我说的了,你就会感激我了。”

 “不害羞,谁说我要和你试试?我不会和别人试吗?占我的便宜还想让我感激你?没门!”

 小杏耍起了刁蛮,可我正中下怀,乘机下手:“好啊,敢给我耍刁,看我怎么对付你。”说着,我抱住了她向前一,把她在了上,我伏下身,挨近她的脸蛋,不停地亲吻着,手也开始在她身上不安分地抚摸起来。

 她被我出其不意的攻击弄了个措手不及,先是用力挣扎了几下,但那种挣扎对我来说是更有‮趣情‬,我稍一坚持,她便放弃了反抗,柔顺地任我亲吻、抚摸。

 经过我温柔地亲吻、抚摸,小杏内心积存的里再也按耐不住,开始忘情地回吻着我,在我的面颊、脖子上胡乱地亲吻着,柔的小手,也抱住了我,在我的背后上不住地来回抚摸着。

 我继续亲吻,手也由大面积抚摸转而开始向她的感区做专门的重点进攻,先是抚摸她那双丰的,接着向下移动,隔着子在她的部来回摸,弄得她刺无比,开始呻起来:

 “嗯……好表少爷…你真好…我受不了啦…”

 “那就了衣服吧?光了会好受点的。”我乘机提出了进一步的企图。

 “真的吗?那你就随便吧。”小杏气嘘嘘地说。

 我伸手她身上的衣服,解开了粉红小袄上的钮扣…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对粉、光滑、高耸、丰的,褐红的晕、嫣红的,支支楞楞地来回弹跳着,彷佛在向我招手。我一扎头,伏在她的前,一只手掬着她左,使她那红的向上突出,我伸嘴含住这颗,拚命地着;另一只手在她的右上不停地弄起来,然后两只换,亲右摸左,就这样玩了一会儿,弄得她全身颤抖,双手不由自主地抱紧了我的头,向自己的前用力按,使我对她的的刺更加直接,口中娇不已:“啊…太美了…太舒服了…”

 我不急不燥地继续着,继续挑逗着她的。终于,她忍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浑身扭动着、呻着,再也控制不住地去解开那带,然后抓住了我正在弄她的右手,入了她里内,然后,微闭杏眼,等待着那渴望的一瞬。

 可我并不急于行事,而是将她那青缎面长连同粉红的小内,从际一抹到底,她自己也急切地‮腿双‬互动,褪出了筒,然后又一蹬腿,将子踢到了一边。

 我伏身一看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小杏这么主动,原来她已是泛滥、水四溢了。只见那光闪闪、亮晶晶的,已将整个三角地带弄得一片粘糊了,弯曲的上闪烁着点点的珠,高耸凸起的小丘上,好象下了一场雨,温暖而。两片肥大而外翻的,丰满地显罅中。

 一股少女的体香夹杂著腥,丝丝缕缕地扑进了我的鼻孔中。还有那粉白的、丰腴的部,无一不在挑逗着我,使我神魂颠倒,身不由己地伸出双手,张开十指按住两片缓缓地向两侧掰开,出了里面鲜红的,我的冲动难以抑制,低头伸舌轻轻地舐弄着又凸又涨的蒂,每舐一次小杏便浑身抖动一下,随着缓慢的动作,她的娇躯不停地搐着、小嘴呻着:“啊…我的心…直打颤…浑身…得钻心…好少爷…求求您…别再折磨我了…

 又麻又…难受死了…快…快救救我吧…”

 小杏扭动肥白的股,小里充满了,一股一股地涌出,顺着沟、门,不住地向下淌着,把单都弄了一大片。我抬头看她,只见她红霞满面,娇嘘嘘,不已,舞,知道时机已经成,于是快速地起身下了我的衣服,握住早已得红中发紫的大,在她的中上下滑动了几下,使它蘸满了,然后对准她的口,全身向下一,随着“滋”的一声轻响,大一下子入了她的中,进去了三分之二。这下子弄得小杏“啊呀”地一声惨呼,出了眼泪。

 我感觉入后,小杏的挟得很紧很紧,而且壁急剧收缩,好象一下子要把挤出去,我知道这是剧烈的疼痛引起的肌收缩,只好停下使她的疼痛减轻,才能开始。

 “好些了吗?别紧张,一会儿就过去了。”

 “你要弄死我呀?这就是你说的那种美妙无比的滋味吗?真上了你的当了,你真坏!”小杏满眼噙泪,恨恨地说。

 “你不知道,每个‮女处‬第一次让人都是这样的。因为你们的处长了一层叫‮女处‬膜的,当男人的进去时弄破这层膜,所以会疼,不过只会痛这一下,接下来你就会尝到那种美妙的滋味的。”

 说着,我开始了缓缓的送,同时用左手摸她的,用右手搂住她的脖子,不断地亲吻她,这一套同时进行的动作,从上中下三路攻击她,不大一会就平息了她的疼痛,她开始舒服了,脸上的痛苦表情也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淡淡的微笑。我从她的表情上知道她的疼痛已经过去,便开始了猛烈的击,在她的粉脸上用力地亲吻着,手指着涨满的,下边的大更是用力地快速动着,越越猛,越越快,越越深,我知道只要第一次得她透了,她将永远都不会忘记这的一刻。

 小杏被我这一阵的得火大盛,已忘了疼痛扭动着股,用力向上合着我,又用腿圈着我的股,拚命向下,让我的更深地进她的深处,让我的和她的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不留一点空隙,好刹住她心头的那高涨无比的火。

 “啊…喔…好少爷…你真好…美死我了…”

 “嗯…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舒服吧…过瘾不过瘾呢?”

 “舒服…极了…过瘾…极了…我真爱死你了…想不到这种事…

 是这么舒服…早知道…我就…”

 “早知道你就怎么样?是不是要早知道就早让男人呀?那可不行,还是让你晚点知道的好,这样,我才能第一个你呀!”

 “啐…去你的…我是说早知道就早让你了…啊…好…你的那个东西…好长…好大…好硬…得我舒服死了…唔…顶得好深啊…喔…有一点点痛…啊…唷…美死了…”

 小杏的语不断,她真,不停地叫着。在这以前我在我家中的女人身上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她这样能的,她的语刺着我,令我更加用力地她。

 她已经香汗淋淋,气嘘嘘,但大股仍不停地向上耸着,小嘴仍不断地呻着:“啊…好少爷…再往里面点…里面又了…对…就是那儿…好…好准呀…唷…死我了…”

 我用力地、狠狠地着,就这样不停地了几百下,她已经被得四肢无力、周身瘫软了,无力地躺在我身下,任由我在她身上肆意驰骋、任意疯狂,但口中的语仍不断涌出:“啊…我不行了…快断气了…啊…啊…啊…”

 终于小杏再也支持不住了,浑身搐了几下,子口一张泉似的,从子中汹涌而出,迸溅在我的上,刺得我也控制不住,猛烈地狠了几下,关一松就也一如注了…

 过后,我俩瘫软地颈躺着,我吻着她问道:“嗯…小美人儿,怎么样,美不美?”

 “美死了,真太美了,谢谢你,表少爷,让我尝到了这美妙无穷的滋味。”

 小杏足地回吻着我,在我耳边呢喃着。

 “怎么谢呀?别只会卖嘴乖,可要有实际行动才行啊。”我把握时机乘势提出要求。

 “好少爷,你说怎么谢呀?人家身子都给了你了,这还不是最好的实际行动吗?”小杏不解地问。

 “那不算,你的身子给了我,我不是也给了你了吗?那只是互动的,不能算是你谢我。你是不是真的想谢我呢?”

 “当然是真的了,我骗你干什么?那你说要我怎么谢你?”

 “我要你帮我把舅妈弄到手。”我干脆直接了当地说出了我的目的。我知道经过刚才的那番锁魂,她现在对我的感激和爱恋正在最高峰,这时候,不管我要她干什么,她都会答应的。最低限度,就是不答应,也不会出卖我。

 “喔!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你在打太太的主意?她可是你的舅妈呀?”小杏惊奇地问。

 “是我舅妈又有什么要紧?我舅舅已经死了,要有舅舅她才是我的舅妈,不能动她的主意,现在舅舅死了,她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们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嘛!更重要的是舅舅死了,让舅妈守了寡,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是虎狼之年,正需要男人的安慰,这一年多来,没有男人的生活一定让她们受够了苦。”

 “这你倒说对了,太太也真可怜,白天忙忙碌碌一天,倒还没什么,一到晚上她就难受了,我经常见她咬着被角望着天花板凝想,第二天枕头就会了一大片,她心里也够苦的…”

 “舅妈一定是动了,人都有七情六,加上她正当虎狼之年,那是在所难免的了。小杏,太太对你那么好,你忍心看着她受煎熬吗?你就不能想办法救她出苦海吗?再说,舅舅一死我和她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亲属关系了,你不必顾虑她是我的舅妈。”我动之以情,希望能打动她。

 小杏被我说动了心:“你说的倒也有理,可是我有什么办法让你到手呢?我总不能去劝太太,让她来给你吧?!”

 “好妹妹,帮帮忙,想想办法嘛,你那么聪明机灵,又是舅妈的贴身丫头,深得她的宠爱,怎么会没有办法呢?”我对她大戴高帽。

 小杏这小机灵鬼想了一会儿,就有了主意,故做神秘地说里“主意我倒能想到,就是不能告诉你。”

 “好妹妹,快告诉我,怎么不能告诉我?”我急急地问她。

 “我才不那么傻呢,你要把太太弄到手,又不要我小杏了。”

 “那怎么会呢?若是成功了,我谢你还来不及呢!”

 “谁相信你的话!我要睡了。”她说完真的偎在我怀里,一动不动地装起睡来。

 “好,小妮子存心拿我开里笑,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抓着小杏的一对又,因为她刚大过,特别感,所以经不起我的挑逗,被弄得娇笑连连,声声讨饶:“好了,好少爷,我错了,你别了,我告诉你就是了。”

 “快说,不然我还要,不但,还要再你一次。”

 “好了,人家怕了你了。我问你,你刚才不是对我说的那个什么药吗?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啊呀!好主意!我的小心肝,我真爱死你了!”我一听,就知道了她的意思,是要用药来达到目的。我真佩服她这点鬼聪明,什么事都让人称心如意,我不搂紧了她,疯狂地吻着她,以表达我对她的感激。

 “唔…别打岔嘛!把人家搂得不过气来,挤得生痛!”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说:“好,好,你再说下去。”

 “你说的那药要真那么神,那就有办法了。太太每晚都要吃点宵夜,我给她端时乘机在她碗中放一点,她吃了以后,当然会心大动,火难熬了,非找男人来解决问题不可,那时你再大大方方地进去,让她自己投怀送抱,那不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你达到目的了吗?至于以后你俩能否保持关系,那就要靠你的功夫与手段,我帮忙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我给了她一个长吻,才说:“好妹妹,亏你想得出。”

 “到那时,就把妹妹忘掉了。”

 “怎么会呢?我会时时想着你的,不过这事你可要快点进行。”

 “急什么,事情包在我身上,只要你明天能弄来药,明天就让你得手。”

 “好妹妹,我永远忘不了你。”我翻身住她,在她颊上、嘴上、脖子上,雨点似的吻个不停。

 “看看,还没吃药呢,就发起疯来了。”小杏也了起来,伸手去摸我的大,我的大早已得像铁石一样坚硬了“你不会是真的是吃了药了吧?怎么刚过,就又硬得像铁似的?”她感到不可思议。

 “你说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吃药呢?我是天生的强壮无比,别说是你一个,就是再来两个,我都打发得了,还用得着吃药?我要敢吃药,非把你弄死不可!”

 “真的吗?你有那么厉害?我不信。”

 “不信咱们就来试试看!”我说着下身一用力,将那硕大坚硬的进了她那人的中,开始第二次的冲击…  m.yOumUxs.cOm
上章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