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墙外花香 下章
第28章 就打开了电视
水箱里已经空了,该上街点买菜回来了。于是,她提了个菜篮子到菜市场买菜去了。从柳珠珠的冢里到菜市场途中经过鑫鑫歌舞厅门口:自从柳珠珠母亲住进了医院,柳珠珠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进舞厅的门了。

 这时,柳珠珠看见舞厅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听着从舞厅里面传出的昂备的舞曲声,她的心中立刻渌蚤的了。还是进去条条她把菜篮子放在了舞厅门口买票的小周那里,买了舞票,兴致地走进了舞厅。

 她看见舞厅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听着从舞厅里面传出的昂备的舞曲声,柳珠珠的心中的。还是到舞厅去跳跳舞吧!柳珠珠打定主意,就朝着鑫鑫歌舞厅走了过去。

 走到鑫鑫歌舞厅门口,柳珠珠把菜篮子放在了舞厅门口买票的小周那里,然后买了舞票兴致地走进了舞厅。柳珠珠刚刚走进舞厅,一哲远看见林建军笑地了L来。‘‘好久没有看见你了,柳珠珠‮姐小‬f”柳珠珠知道林建军这些个臭男人没有一一个是好东西,他们看见自己不过,柳珠珠倒是对林建军并没有反感,一一来,这林建军曾经在柳的男人在上表现如同清朝宫廷里的小太监,根本不能同柳珠珠做。

 而柳珠珠优势一一个能力极强的女人,她正好需要像林建军这样强壮的男人帮她解决燃眉之急呢。

 林建军走到柳珠珠身i/非常驶肆地在她的L轻轻地拧7一刊巴,嘻嘻柳珠珠当然不会在意林建军的非礼举动了,她听了林建军的话马上站了起来,让林建军挽着她的玉}。

 然后,两个人形同情侣双双步八了舞池。一-走进井池,柳珠珠这才真正体会到“三疋不读口生,三疋不练}生”这句俗语有多么经典了。

 虽然,柳珠珠仅仅只有几天未进舞厅,但是,柳珠珠还是感到自己在舞厅里已经找不到感觉了,步法已经生疏了许多,节奏也跟不上了。

 不知是不是今天柳珠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跳舞上,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是柳珠珠今天的表现状况很不佳,她在舞池里几次踩到了林建军的脚跟,于是,她几次对林建军现看对不起,对不起。

 林建军看看柳珠珠那双人的眼睛,笑了笑,瑚答眈,没关系,没关系’柳珠珠看着林建军自嘲地解释现:“大概是因为有几天未进舞厅里步法也不那么灵活了!”

 林建军也笑着回答现:“是的,柳珠珠‮姐小‬,今晚上你在舞池的表现的确不是很佳哟!”柳珠珠赶紧自嘲地笑道:“怪不得古人现‘三天不读口生,三天不练}生’呢,看来这句俗语还真的很灵验呢!”

 林建军跟着笑道:“当然啦,咱们祖先总结出来的俗语自然是非常经典的了f”林建军一一边现这话,一…

 边用他那双的眼睛盯着柳珠珠的。他看见柳珠珠的心思根本不在跳舞上,心里自然陛得这女人的心思的,知道这女人心里一一定是笑着那些事情,一一定是亟不可待了呢。

 自己心里很烦恼呢,她自然马上答应了林建军的提议了。于是,林建军跟柳珠珠走出了舞池,在旁边的椅子上做了下来。林建军跟服务员受了两杯柠檬冰搴,跟柳珠珠两个人一z皂在椅子L很愉快地喝看冰察--i/很‮奋兴‬地淡淹看。

 不一一会儿,舞厅里那昂奋进的舞曲叉响了起来。柳珠珠‮姐小‬,咱们已经休息了一一会,是不是下去再跳一一曲呢,”柳珠珠也不在意林建军的I“礼举动,她站起来蹙眉说道“哎呀今疋这鬼疋气怎么这么热呢f”其央,现在郜已经进入了,i疋了,疋气自然并不是很热,只是柳珠珠的心里后门的原冈感觉到很热罢了。

 柳珠珠真的感觉到很热很热了,她一一边现看话一一边将自己的外衣上的纽扣松开了几粒。林建军看见柳珠珠敞开怀衣领口处出的非常的,他那双的眼睛盯着柳珠珠的,一一动也不动了。

 柳珠珠被林建军盯得心慌意,面红耳赤的,她的内心陛事感到更扣燥热不安了。她低着头低声对林建军现:“林老板,你…你f嘛老这样子盯着人家看呀,都盯得人家不好意了呢!”

 林建军情不自地把脚步望柳珠珠的身边挪了挪,脸上绽开了非常灿烂的笑容,故意地问道“你是不是感觉到您心里很,那儿的了呢,”

 柳珠珠把头抬了起来,她看着林建军的眼睛,支支手手地似答非答地说道:“好像是的,我…我的心里真的感到好热好热哟!”

 林建军搂着柳珠珠的细,他一一边跳着舞一一边在他的轻轻地拧了一一把,笑嘻嘻地很味问道:‘柳珠珠‮姐小‬,你现你是不是这里很燥热啊呢’”柳珠珠望着林建军,娇羞地一一笑,也在林建军的上使劲的拧了一一把,算是对林建军的回敬。

 然后,她用她那双勾魂的眼睛盯着林建军好坏哟,你真的是好坏好坏哟!”林建军看着柳珠珠,眼睛里出一一丝笑,他很不安分地把手仲进了柳珠珠裙带里面摸到了她那光滑细腻的,嘻嘻地笑问“林哥我真的柳珠珠被林建军得浑身的,她看着林建军,嗤嗤地笑着现“林哥你一点都不坏,就是爱对女人耍氓!”

 ‘‘好呀,你眈我叶你耍氓,这话可是你眈的哟f”林建军看看柳珠珠笑了笑,然后d巴他的那只脏}叉。袋八了少许。柳珠珠立刻羞红了连,她左右瞧了瞧连忙陋止了林建军的进攻。她羞红着脸贴近林建军的耳边小声地说道:“别!这儿人多…”

 林建军非常仔细地品味着从柳珠珠口里吐出来的这半句话,马上林建军就明白柳珠珠后面的意思了。

 林建军不是一一个弱智男人,她岂有不叫白柳珠珠话里的意思,于是,他笑着贴近了柳珠珠的耳,小声地现:“要不,咱们现在就退出舞厅,到我家里去,反正,我的老婆今天上晚班不回家。”

 柳珠珠看看林建军只是笑了笑,不语。林建军知道,柳珠珠沉默,自然是表示她已经同意了。

 等这一一曲终了,林建军就挨着柳珠珠的胳膊双双走出了鑫鑫歌舞厅林建军不怀好意地贴近了柳珠珠的耳,微笑着小声地说:“要不,咱们现在就退出舞厅,到我家里去?反正,我的老婆今天晚上她上晚班不会回家…”

 柳珠珠当然明白林建军话里的意思了,她即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看着林建军很暧昧地笑了笑,缄口不语。

 林建军心里当然知道,柳珠珠沉默不语那就是表示她已经同意了。女人就是再放,在跟野男人偷情这样的事情上她也是不好意思开口跟别人说得很明白的哟。等这一曲终了,林建军马上笑嘻嘻地换着柳珠珠的胳膊双双走出了鑫鑫歌舞厅。

 林建军和柳珠珠走出了鑫鑫歌舞厅,借着街道两旁电线杆上的路灯发出淡淡的光芒,林建军掏出钥匙非常熟练地打开了车门,微笑着对柳珠珠说:“请吧!柳珠珠‮姐小‬!”

 柳珠珠朝着林建军笑了笑,钻进了小车里,坐在了小轿车前面的座位上。林建军关好车门,然后绕到小车的另一边,钻进了驾驶室,启动了车子,小轿车一溜烟地朝着林建军家驶去。

 林建军的房子离鑫鑫歌舞厅不过两三站的路程,大约走了十几分钟,小车就已经驶到了林建军家的房子下面了。

 林建军下了车,又帮柳珠珠打开了车门,等柳珠珠下了车,林建军就陪着柳珠珠,两个人有说有笑地朝着林建军家的楼房走去。来到了林建军家的房门前,林建军掏出房门钥匙,借着淡淡的路灯光,很快就打开了房门。

 然后,林建军回头看着玉珍珠,做了个非常优雅的邀请动作,笑着说道:“请进吧,柳珠珠‮姐小‬!”柳珠珠也不客气,她笑着从林建军的身边挤过去走进了林建军家的房门。

 林建军也尾随柳珠珠进来房门,他一进门随手把房门关上了,然后转身就迫不及待地从后面一把紧紧地抱住了柳珠珠。

 柳珠珠回过头来看着林建军,娇羞地一笑,然后有轻轻地推开林建军,小声说道:“林老板,你别心急呀,请你等我一会儿,我先去洗洗,马上就会回来!”说完,柳珠珠给了林建军一个飞吻。

 然后起身‮动扭‬着她那稍微有些微胖的,一摆一摆地朝着浴室走了过去。林建军看见柳珠珠进了浴室的门,他感觉很无聊,就打开了电视,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耐心的等着,可是,林建军根本无心看电视。他的眼睛看着电视上的画面,耳朵却在听着从浴室里传出来的花花的水声。 m.YOuMuXs.cOm
上章 墙外花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