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荫露 下章
第十八回 知县丢命公子避灾
 第十八回 知县丢命公子避灾

 诗云:

 善恶美丑由人定,报不报应由天应。

 为众恶者成亡魂,与众乐者使成神。

 且话说王景自一浊儿幻变成沾了仙气的三千年桃树怪,怪不得他平生只想做那风事。只要,甚事也不管。不题。

 单说李家知县老爷嫁女儿竟连夫人俱嫁了,他却躲房里直乐:“老去了,我得妙物,当尽拣新鲜货儿之,方享人间欢乐。”遂十分感激女婿,乃于书房中修书一封,着人送与押司,要他三之内办妥申报王景为孝廉郎一事,又着人寻来当地里长,索了那一方土地地契,只说:“汝立即遣散现居人口,三天之后,此处便是孝廉府宅。”里长诺诺而去。

 他一面处理事务。一面挟着腿儿不敢迈步,缘何?只因那起帕还包裹着他的物。他那物儿翘得似要上天了,待清静下来,他便唤来丫鬟,起他俩裙子,一左一右将起来,果比平时不同,因帕儿捂得久,他那物虽不见长,却肿无比,竟如玉人小腿那般,他便狠劲儿丫鬟,真得两丫鬟惨号不止。因他前戏未行,户干涩,且暴燥妄行。未见,两丫鬟便昏睡不起,一个下红浆涌,恐弄破了罢。

 他老见自家并二女不,心道:“真神物也!”当寻‮女处‬来。遂唤来差役,令他等务必擒五名处子来差,众役不解。

 老爷道:“我将行道法祭告天地降福与我县百姓,当便处子侍堂,方灵验。”

 是只着二名处子。老爷连夜之,一女羞愤,撞壁而亡,另女年仅十岁,器物甚小,被老爷撑破户,血尽而亡。

 次只寻一女,老爷而又,终至该女口不能言,足不能行。

 一时全县轰动,民怨沸扬。可他乃当地天子,谁也管他不得。

 夫人于王景家遣人来说,女儿初嫁,一时舍他不得,故多呆几方回。老爷欢喜道:“且呆罢,我着人即刻送他盘衣物。”他心里道:“不回来才好哩,免得我夜夜须人你旧物。”

 有诗为证:

 平肘凛凛威仪貌,一似明镜悬高堂,

 虽夜夜做新郎,只因下雀儿小。

 今偶然得妙方,得全县呼老娘,

 苍天有眼应有报,只是时侯尚未到。

 却说知县老爷连连五仅是黄花闺女合他,直乐得悬岩嘴儿上翻,却忘记自家那雀儿已有两未排便矣。只因他时时把那神奇帕儿搭于头,头肿大至极,却连里处俱肿了,遂封堵了它那孔。六深夜,老爷罢数女,似觉已,却不见溢出,心不在意,须臾,便觉雀儿涨涨裂,复女,又觉又,复不漏出。老爷昏叫三声:“乐死我也!憋死我也!痛死我也!”随从急寻郎中诊之,郎中写了一方儿,熬而服之,半夜丑时,老爷觉下稀烯无比,又觉剧痛。急唤从人视之,只见半白半红之物悠悠淌,似无止意,约半个时辰,乃那清亮水,臭不可闻,及至寅时,再那乌红血浆,老爷昏,从人无策,唯执蜡而现矣。清晨,从人方策马报与夫人,夫人归而示之,老爷下身血脓胶裹似的,口鼻俱无气息,全身冰冷,恐魂儿早至丰都府报道矣。

 有诗为证:

 极乐复极悲,平生万念灰。

 纵有次乐享,只与未亡人。

 且说夫人悲而询问,众人皆诉之以实情,夫人无语,隆重殡葬不题。守了几孝,终熬不过,复驱亲家处去,一同与那大鸟儿玩耍。

 却说王景心境果与从前不同,他见自己一番好意却害了岳丈,心颇不安。于那安葬之归家,竟独宿一夜,不与众人玩乐。

 次,小姐探视,王景道:“贤,想我平生之,胜过岳父千万倍,何其应报也速!何我应报恁缓!”

 小姐垂眉凝月,思忖良久,方道:“其为官,万民之儿女,故无恶之,故其报应也速!汝为夫,命中应得之女,行天道,故天不恶,恐勿恶报!”

 王景又道:“岳父用强,其报也重!想我得玉蝶蛾,汝母及,俱巧言妄行而惑,虽末用强,亦同用强无差,恐报将至矣。”

 小姐徐徐道:“而惑之,是谓用心,心动而从汝,若有报,亦报众人,何独报与你!况我忆及你我之见,我初时恶你,而你竟能忍之,复以绝对折服奴心,汝戏我,实我之所愿耳,故心心相应,绝无用强之嫌。且蛾娘之事,为后办闻之,汝虽,但摄于威仪而弃之,心虽不乐,却能隐忍,乃至房之夜他,虽汝之宿愿,亦他之夙愿也,致勿用强之说。为只耽心夫君溉为孝廉郎,若将来做官,遇妙人而以强权掳之而人,恐有恶报!无与我父差别!”

 王景闻言,大汗淋漓,伏地而拜小组,称谢再三:“贤之言,如雷贯耳!吾正有此心矣!想将来若入仕,将再天下美妇,使知我巨物霸天下。亦乃扬威显名,光宗耀祖之举耳!贤谨言,我当时时铭记于心,永不忘尔。”

 须臾,王景携玲儿小组会于堂屋,合众妇齐拜列租到宗,道:“我将永不入仕。一旦入仕,若生恶念,则为害天下百姓,罪莫大焉。

 我合众女将永享桃园之乐,唯嬉戏耳,虽有子母,亦乃天数使然。

 纵有报,当王景一人受之,勿责众人。”即刻归于书房,合众女行乐如常,心襟坦若君子。

 小姐见一人接一人之太缓,乃出妙计,谓众女道:“吾等几人共享一物,虽乐也融融,但不得同时而乐。我有一法,可令二女同乐,大家以为然否?”

 银儿恁急,他奔将去执小姐手道:“我知汝法矣,与汝轰中一硬物,办可替夫君我等,是否?若是,我当第一试也。”众人大笑。

 小姐甩银儿,正道:“我乃为众人谋欢乐,若你等不甚,我不说也罢!”

 余娘听他言词,不似说笑,而敛容而问:“贤媳果有妙计,当说与我听才是。”

 小姐才道:“我观蛾娘之法,新奇而有效,因夫君物又比原时初了许多,故我等外不能一户包之,我想八人分作四组,两人一对,对坐于夫君物两侧,合而抱之,上下摩而旋之,岂不两全乎!”

 众人犹末解意,小姐乃拉金儿环坐于公子巨物两侧,贴户而含物茎杆,上下移动,且摩且擦,须臾,二女即伊伊叫畅。

 众人果觉奇妙。急一试。夫人却道:“妙是妙,只最终只得一人而之,剩下一人岂不干熬!”众人面面相娜,似无良法。

 公子拍手道:“贤此法可行。乃至皆之时,虽只得一人含物而,但我可以指权另女,俟物之,另女复,可否?”

 众女闻言,顿时欢呼雀跃,乃双双对对其试新颖法,果是奇妙。

 有诗为证:

 一心只入桃园,揖却尘俗不为官。

 为官作恶报应显,只因百姓心头怨。

 关门闭户只行乐,双双对对抚萧管。

 吹得花房新乐绽,喜得妇妙语连。

 且说王景心头既释嫌疑,遂觉轻松无比。只与几位娇娘寻乐作,变得法儿玩耍,不题。

 一王景合众妇又在做那事,正乐得魂不附体,却说门官在外飞报:“主人快出来罢!门口有官差来。”王景一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知官差来此何干,且听下回分解。  m.YouMuXs.cOm
上章 花荫露 下章